奢侈品:从贵到生理反应 – 奢侈品 品牌 章子怡 – 中国服装网-法拉利599gto

  “在我看来,奢侈品是一种真正的艺术美学,文化、历史、艺术才赋予奢侈品灵性。以物论物的阶段是奢侈品应该超越的,认同并真正理解奢侈蕴藉的文化内涵,并以适当的物质或行为方式,来宣泄和表达自我是奢侈品的生存方式。”叶茂中说。

  曾经有一度深紫色得染料比黄金还贵,恺撒的一件袍子或者披风甚至需要从12000只鲜活的贝壳中剔取贝壳肉的血管才能染成。在凯瑟琳-赫本看来,恺撒的奢侈显得过于招摇,那么她于是可以将奥斯卡金像奖放在浴室门角处来挡门。对另外一群人来说,不招摇财富,用一种漠不关心的冷漠态度来对待财富,其实也是最有效的炫耀手法。用买十头牛的价格,买到不用半张牛皮就可以制成的皮包,是一定是奢侈的吗?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,奢侈还能成为奢侈吗?

  富人们该用什么样得方法炫耀财富或者宣泄自己,似乎从来没有一个确定的标准。在偏执的叶茂中看来,只有大师级的艺术品才配的上称只为奢侈品,而有幸随时抚摸那些平日只有在博物馆中才可以窥见的大师真迹,并且有幸成为世界上少数真正懂得欣赏和把玩的人,对他来说,这才是真正奢侈的。

  奢侈本身并不需要太多的炫耀,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性。为此,叶茂中接受了《新营销》记者的专访。

  《新营销》:在您看来,什么样的产品是奢侈品?

  叶茂中:人们常说超过人的正常需求,价格非常昂贵的产品可以称之为奢侈品。其实我并不这么认为,在我眼中,真正的奢侈品是艺术品,与艺术品相比起来,再贵的产品都不算什么,再贵的别墅豪宅、再好的宝马奔驰在艺术品面前就小儿科了。如果要我谈奢侈品我就谈艺术品,在我眼中林散之、吴冠中、齐白石和徐悲鸿是奢侈品,LV、百丽菲达在这些东西面前什么什么都不算!我从90年代开始收藏艺术品,已经九年了。我除了策划主业和其他投资以外几乎所有的钱都买了奢侈品。,艺术品对我来说是最奢侈的事情,我认为中国艺术品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奢侈品。

  《新营销》:拥有什么样的奢侈品才算奢侈生活?

  叶茂中:对于那些有能力拥有奢侈品的人来说,其实最大奢侈品是时间。我觉得时间是最奢侈的,拥有时间的是人最奢侈最幸福的人。我总是幻想假如有几天真的有空闲时间,可以干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是多么奢侈的事情。和我一样,当吃喝拉撒不再成为问题的时候,时间就像钻石一样稀缺,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有同样的感受。在拥有时间的前提下,拥有几件让人发抖的艺术品是浑身冒烟的奢侈。

  《新营销》:人们为什么要买奢侈品,奢侈品能给人带来什么?

  叶茂中:为自己的生理或者心理需要,寻找一个让灵魂冒烟和释放的出口。

  《新营销》:你买其他奢侈品的前提是什么?那些奢侈品品牌在你看来真的是“行而上”的东西吗?

  叶茂中:我认可它的品牌代表的生活方式或者价值信仰。我觉得肯定有,真正的奢侈品是有灵魂的,它会在暗处不断的念叨你的名字,让你不得安宁。

  《新营销》:你为什么坚持做艺术品投资,并且偏执的认为只有艺术品才是顶级的奢侈品?

  叶茂中:首先的前提是我有足够的钱。对于我来说,房子很大,好车子也有了。经常买车买地总不是个正经事,你总得干点正事,你总不能把钱放在家里烂掉吧,必须找个出口给钱找个活路。我就是喜欢艺术品,它们折磨的让我灵魂不得安宁。假如在我的面前,如果没有大师的作品,我就浑身难受,感觉自己呼吸困难,活不下去了。你再大的房子,再好的奔驰都不算是贵族的奢侈。我前段时间到广东的一个老板家去,他很大的房子,前面靠着一座湖,这在深圳非常难得,超贵。房子有空又大,我看到这个景象,感觉心里很难过很失落。于是我实在忍不住就对那个老板说,你这么好的房子就像一堆行尸走肉没有魂。他说你告诉我魂在那里?我说魂就在你的墙上,假如你有几副齐白石的画或者吴冠中的油画,那我就会对你产生尊敬敬仰之情。我不会因为你有和有大房子,有奔驰,LV的包觉得你就牛,达到这种级别和境界而庸俗的人太多,层次太浅,跳不出物质而困死在里面。我不会做钱的奴隶,它束缚不了我。死在钱堆的人多不胜数,死在里面的人是可悲的。顶级的奢侈品应该是唯一的。就像艺术家一生中也画不到几副精品,齐白石、吴冠中那些大师也已经死了。它不会有太多的复制。

分页:
1
2
3
下一页

相关的主题文章: